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你的位置:防盗报警器 > 服务项目 >

防盗报警器 穿成男主的恶毒前妻,他可是未来首辅,因此我定要抱好男主大腿

1

我得知男主是未来的首辅,我决定好好的抱住男主的金大腿,带我发家致富奔小康。然后,等男主成功当上首辅,遇上真命天女就离开 ,带上自己的小金库,远走高飞。

谁知,成为首辅的男主不走,抚摸着我的腰,在我耳边呢喃着“娇娇,要永远在我身边呀。”

嘤嘤 ,说好的性情冷清,不近女色的呢,作者,你家男主人设崩了~

2

我穿到与男主结婚的那天晚上。

看到铜镜中自己,即使穿着破旧的红嫁衣,头戴着红巾,也遮盖不了她红颜祸水般的容颜,一双杏眼微波涟漪,眼尾微微想上翘起,肤若凝脂,一看就是坏女人样。

我去,这长得也太好看了吧,我每天顶着这样的一张脸,我每天不美死。

我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思考着未来应该怎么办。原主 ,是镇上县老爷的庶女。因为,男主的爹娘对县老爷有恩,所以作为回报,原主她爹要将自己的嫡亲女儿嫁给男主,不过县老爷又怎么会看上一穷二白的男主呢,肯定是不会将自己的嫡女嫁给男主,所以就由我这个不受宠的庶女来充数。诶,生活不易呀。

我陷入了沉思,对未来充满迷惘。随着门帘的掀起,我收起我的心绪,想想怎么回他。

“夫君~”我娇喘着说。“夫君,是来掀起我的盖头吗?”

沈清辞脸色一红,朝我走来,缓缓掀起我的盖头。入眼眸的是一俊美少年郎。他生得眉目如画,肤色古白,一双凤眼犹似秋波流动,。身上的旧婚服,使他沾上人间烟火,美得像谪仙。

〔我嘞个豆,男主长这样,别女主了,我上了。〕

“刚才那个是什么声音?”

“啊?没有啊,夫君怎么了?”我瞪大眼睛向他看去。

沈清辞的羞意染上了双耳。

〔wow,年下小奶狗,好纯情呀,哥哥~〕

沈清辞轻咳了一声。“夫君,怎么了?可是娇娇做的不好。”我用手轻轻拽着沈清辞的衣角,望向他。

〔好禁不起撩呀,我好喜欢呀。〕

沈清辞的脸色更红了。“那个,我们睡觉吧。”

〔嗯?要开始了吗,我我还没准备好呀,不是吧,不是吧,啊。我想我应该可以!〕

只见,他脱下外衣,向我走来。我的心脏蹦蹦跳。

〔要开始了,要开始了!〕

他躺在床边合上被子,对我说“睡吧。”

〔嗯?就这,就这,我瞎激动个啥呀!他是不是不行!〕我瞪大双眼看向他。他轻笑着,“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双手轻轻地敲着我的脑袋。“睡吧。”看着他闭上眼。渐渐地我也睡了。

3

第二天,我醒来时,身边的人早已离开了。环顾四周,一张桌子,破旧桌子的四只腿已经不齐,一张带红帘的破旧不堪的床,上面的红帘估计是他家能拿出来最好的帘子了。不愧是清贫男主前期配置,是真的穷。

我翻出原身带来的嫁妆,盒子里装着几支不值钱的头钗,和些许耳饰,几尺布料,几两银子。果然,来充数的嫁妆,真的很寒酸。诶,生活不易呀,我得想想如何挣钱,充实自己的小金库,防止原身未来的不幸发生。

这时,红门帘被掀起,沈清辞朝我走来,“姑娘,我家的状况你也瞧见了,跟我属实委屈了姑娘……”

“夫君,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要赶我走吗?昨晚上你可是将我的盖头掀起,那我就是你的娘子呀。爹爹,在家曾教育我,说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呜呜呜呜呜呜”我用我手中的手帕轻轻擦拭我眼角不存在的泪水。“夫君~”

“不是的,我我没有这个意思的,只是担心姑娘会嫌弃我。”

〔好清纯一男的,不过你说错了,我一点也不嫌弃你,我只馋你身子。〕

沈清辞脸色一红,背对着我,道“那个早饭给你,我还有事。”说着将手里的白粥递给我便落荒而逃了。

看着他的背影,原来男主在没有成为不近女色的权臣之前,这么纯情呀!有亿点点喜欢。

我走出房门,到了小院里,看他正在劈柴。就搬一小板凳坐在他旁边,望着他。

“姑娘,别那么看我。”

“夫君,我嫁给了你我就是你的娘子呀。你应该叫我娘子才对啊 。要喊我娘子,夫君~”

“娘,娘子。”

〔猛女落泪呀,纯情少男喊我娘子呀!〕

我不知是不是我的目光太过火热,沈清辞将头撇了过去,轻咳了一声。

“夫君,今天你可还有事?”

“还有些书要温习,在做一些备课就行了。”

沈清辞是村中的秀才,教村中孩童习字是正常的。

“那好吧,我自己去到镇上看看吧,你去忙吧。”

“夫君,那我出门了,不要太想我啊~”

沈清辞的脸色一红,说道“娘子,路上小心。”

“夫君~说得我会记心上的呀。”

〔芜湖,小奶狗就是禁不起撩呀~〕

沈清辞的脸更红了。

我满意的出了门,关上门。我发现一年轻貌美的女孩怒气冲冲地径直朝我走来。“你就是沈哥哥的新妇?”

“我是呀,怎么了?”

“瞧着,你也不怎么样吗?”

“噢,你瞧着像个人样。”

“你是说我不是人吗!”

“哟,你还知道呀。可真稀奇。”

“我告诉你我可是沈哥哥的青梅,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的,长大后我是一定要嫁给他的。”

“我嘞个豆,这的是什么样的癞蛤蟆都想吃天鹅肉。你要嫁给他,他同意了吗?再说了自古嫁娶将就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八字还没一撇呢。”我是真的很无语,好不客气的回怼道。

“你!”

“你什么你呀!我还有事别挡道。”

这时,沈清辞从门里走出来。

“沈哥哥,你瞧她欺负我。”

“翠花,快跟你嫂嫂道歉。若是下次在跟你嫂嫂面前说闲话,我就会让王嫂子管管你了。”

“沈哥哥,你,你怎么也朝着外人呀!”说着王翠花跺跺脚,哭着跑了。

〔哇塞,他好man,我好爱呀!〕

沈清辞脸又一红,羞意沾上他的双耳。

我朝他笑了笑“夫君,多谢了。”

“没事,若她还来找你,你喊我便是。”

“夫君,可是担心我~”

“那个,我还有事呢。要给村里的孩童习字。”说完,沈清辞便落荒而逃了。我看着他的背影,笑了。

“夫君,今日是休沐呀。”

4

到了镇上。

锦绣街头彩旗飘飘,路边的小贩吆喝着,行人如织,热闹非凡。

我漫不经心地向前逛着,思考用什么方法去挣钱。

十个种田文,九个猪下水。嗯嗯,越想越对,我去了菜市场去买猪下水。结果一看到菜市场全是有关猪下水的产品。

啊,不是,这都发展这么快的?没法,我只能从别的方法入手了。

不知不觉的竟走到了市井长巷里,一家书肆正开着业,我走上前去。

“姑娘,可是来看书的。本店有最新的话本子。”小伙计问道。“我们店里的话本子可是大受欢迎的。”

“好呀,可将话本子递给我看看。”

我翻开那话本子,里面的情节可真的是老套。无非就是金玉良缘 花轿禧事。问道“你们书肆可收自己写的书吗?”

“这你可得问问我们的掌柜的了。”

“可否帮我一下问一下你们掌柜的。”

“那好吧,姑娘稍等一下。”小伙计进去喊掌柜的来了。“姑娘, 听说你想自己写书来买。不过,我尚不知道姑娘的文笔如何,若贸然行事,恐会……”

“掌柜的顾虑,我自是知道的。我的实力自会向你证明的。麻烦请您给我些笔和纸来。”说着,小伙计拿来了纸和笔递给了我。

这个朝代的话本子多以官场,市井生活为主,神魔小说较少,我想了想决定写神魔小说的代表作《西游记》。我将我记得的大概写在纸上,递给了掌柜。

看着掌柜的沉默不语,我的心也升到了喉咙口,深怕他说句不行。

突然,“好哇,好哇,这真的是一部旷世绝作啊!姑娘可否帮我引荐一下这本书的作者。”

“掌柜的,为何不认为我是这部书的作者?”

“你这小姑娘,怎么会有这么老道的理解呢?不是你。”

没办法,我只能胡编乱造,吴大大,对不起了。“掌柜的说的不错,这部书乃是我师父的作品 ,只不过他已经驾鹤西去了。我手上有的是他最后的孤本了。”

“可惜了,没能见到这位奇人。姑娘,可否将故事写得再详细一些。若是书能够大卖,我愿与姑娘五五分,只不过,姑娘的这本书只能买与我这一家 可好?”

这掌柜的人可真是狐狸,不过对我来说,却是最好的结果了。“好。掌柜的,合作愉快。”

“姑娘,不知这部书可有名字?”

“它叫《西游记》。掌柜的,日后,我每两日来送一次,你看可好?”

“可以的。姑娘,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5

告别了掌柜,我又在镇上买了笔和纸,去写《西游记》。

秋意起,天渐凉,秋闱快要开始了。我得准备衣物些给我的亲亲夫君。我去了裁衣店里,用我仅剩的几两银子买几尺布料,做一件衣服给沈清辞。

天色渐渐变暗了,回到村中,发现沈清辞在村口等我。

“夫君,你怎么在这里?”我拉着他的手说道“夫君是在等我吗?”

“天色已晚,见你还没回来,便在村口等你了。”

“夫君,是在担心我吗?”我笑着,双手搂着沈清辞的脖子。

“嗯,担心你,娘子我们回家吧。”看着他局促不安的样子,我笑了笑,决定不撩他了。

我拉着他的手往家走。

“夫君,我去镇上给你买了件新衣服。你回去穿给我看看,好嘛?”

“娘子,给我定是好看的。”他朝我笑笑,眼里满是星星。真不知,是哪一个星星碎入了他的眼眸里。

那一笑,真的是我的惊鸿一见。我的心漏了半拍。

“夫君,可不能说我给你穿的不好看啊。”

〔小样,这还不迷死你呀~〕

沈清辞的脸更红了。

回到家中,他将我买的月白色长衫换上。

“娘子,你看看我穿的好不好看?”他局促地整理衣裳。

触入眼眸的少年郎,面若冠玉,风光霁月,还没有他成为权臣时的沉稳,现在的他有着年少时独有的青涩。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夫君,穿的自然是好看的。”我走向前去,双手捧着他的脸,笑道“我的夫君,穿什么都好看的。”

沈清辞的脸像红苹果一般,羞意早已染上他的双耳。

“娘,娘子,我还有些书要温习的,先,先去看书了。”说完 他就离开了,到桌子旁看书了。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将书都拿倒了,我就觉得好笑。

“夫君,你书拿倒了。”我决定不再逗他了,自己回房睡觉了。

“夫君,早点休息啊,晚安~”

6

离秋闱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沈清辞总是在学堂和家里来回奔波。白天,在教村里孩童习字,教课,晚上回家复习备考。每天忙的不可开交。

所以,我准备去镇上买一只鸡给他补补。

“夫君,我准备去镇上。”

“可要我陪你去。”

“不用了,李家大娘正好也要去呢。我跟她一块儿跟刘大叔家的牛车走就行了。你在家好好的复习就好了,别担心我。”

“可是,”沈清辞还是不放心我,拉着我的手。

“夫君,没事的。”

“娇娇,小心。”

“真的没事,好了,李大娘来喊我了,我走了。”

到了牛车上。

李大娘向我打着趣“果然还是年轻小两口呀!”

“李大娘,可别打趣我了,你和李大叔的伉俪情深可不知羡煞了多少人。”我笑着回复她。

“我家那个老头子什么德行我不知道。他呀,也就在外面装装样子吧。”她的眉眼上都是幸福的气息。

“娇娇呀,清辞人很好。他是我这么多年看着长大的。村里的人都喜欢他,特别是村里的孩子们,他们呀都喜欢清辞教他们读书习字诶!大娘这一辈子看了很多人,不会看错人的,清辞呀,他定不会负你的。”

前面的刘大叔也跟着附和着“是呀是呀,清辞这孩子是真的好。长得还俊哩”

“大娘,大叔,我知道的。阿辞,他很好,真的很好。”就是不知道,我好不好了。

到了镇上,我向大娘告了别,去集市上买点东西。刘大叔说就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我先去书肆里递给掌柜新一期的《西游记》。听店里的小厮说“姑娘,你知道吗?你的书一上市就大卖了!现在呀,都供不应求呢!掌柜的可高兴了呢。姑娘,先等一下,我这就去将掌柜的喊来。”

不出意料,《西游记》能够大卖。这可是我中华四大名著呢,能不大卖吗。

“姑娘,你来了。这是第一卷的分红,一共一百五十两银子。”说着,掌柜的递给我一个木盒子里,里面装着印钞。我从里面拿出一些银两。“剩下的,还请掌柜的帮我存进钱庄。”

“好的。”

“以后的分红还请掌柜的都放入钱庄里,我会订期去取的。”说着,我将木盒又递给了掌柜的。

告别了掌柜的,我就去集市上去买只母鸡回来。然后跟着刘大叔的牛车回村了。走到了村口,我发现那个傻子还真在村口等我。

“娘子,你回来啦!”说着,向我奔来。

“夫君,你怎么在这里呀?不是说你要好好的复习吗?”

“我担心你,就来了。”

〔这个傻子,若是哪天离开你,我是真的舍不得。〕

他突然将我拽到他怀里,说“娘子,不要离开我。”

“我什么时候说要离开你的,我可是你的娘子呀。”

但不知道怎么的,沈清辞就是开心不起来了。我只能在哄哄他。

“好了,你看我买了一只母鸡呢,给你补补的。”

“不要。”

“你看,我还带了桂花糕了。”

“不要。”

〔莫名其妙,男人心,海底针。老娘,还不想猜了呢。〕

想着,我就直接绕开他,直接回家了。

旁边的刘大叔看不下去了“你们小两口呀!诶。”

沈清辞看着我不理他,“娘子,你都不理我。”

“自己想!”

晚上睡觉时,他抱着被子站在床边,拉着我的衣角。“娘子,我错了。但是你不要离开我。”

“嗯”我太困了,敷衍了一下,就直接睡了过去。

说完,他就睡在我旁边,在我的耳边呢喃着“娘子,我们要在一起。”

7

今日是秋闱发榜的日子。

“沈家娘子,你相公考取的可是解元呀!”

“沈家,要发达了。”

……

不出意外,男主定是乡试的第一名。毕竟,沈清辞,他可是在历史上少有的连中三元的人物。

不过一会儿,只听到一阵锣声,三个人骑着马,来到了我家门前 。那三个人从马上下来,将马栓在茅草棚上,连连叫道“快请沈老爷出来呀,恭喜中举了!”

我出了门,迎接这三位官人。“我夫君,现在正在教孩童们习字,过会儿就来了。”

“原来是举人夫人呀,你的夫君如今可是乡试第一名呀!”大家簇拥着要这喜钱,正吵闹着,又是几拨人马,二报,三报,也到了,挤了一屋子人。就连院子里的草棚子里也都坐满了人,领居们也都跟着来了,满满的人挤了一大屋子。我忙着实在是抽不开身。没法,我只能让李大嫂去叫沈清辞回来。

“沈家娘子,果真的是好福气呀。”

“是啊,是啊!能嫁给怎么一个如意郎君。”

……

过了一会儿,沈清辞回来了。报录人见了就说“新贵人回来啦!京报连登黄甲!”

他看着我,“娘子,我中了!”

少年郎的眼眸碎了一地的星光,向我奔来。我没好气的对他说“那么多人看着呢。”

“哦,对对。”

“多谢!今天,多谢各位了!”说着将家中的一些鸡蛋和酒拿去犒劳一下报录人。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马蹄声。小厮在外高喊着“县太爷,到---”只见,一身穿绿色官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从车中下来。

“女婿呀,我当初看你就非池中之物。今日一见果真非同凡响呀。”县太爷一脸谄媚的看向沈清辞。

“岳父谬赞了。小生,不敢居功。”沈清辞冷漠的向前鞠了一躬。

“爹爹,你怎么来了?”

〔这个便宜爹爹 ,来了准没好事。〕

“女儿,我来向你们道喜。怎么不欢迎我?记住当初可是我将你嫁给这么一个如意郎君的?”

“女儿自是不敢忘爹爹的大恩。只是……”

“怎么了?”

没办法,我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我紧紧掐住我的腿,使我流出眼泪,然后立马跪在了县太爷的身边“爹爹,呜呜呜呜呜呜呜”

“怎么了?”

“爹爹,我,你知道的我,我身体不好,所以花了好多钱在看病身上,虽然,虽然阿辞考去的举人,但是……但是还是还不起债呀!还差三百两银子呀。还求爹爹……”

“三百两,你这孩子呀……诶,我刚想起来我还有事呢”

〔这个爹爹,爱财如命,有怎么会拿出钱呢?若是拿出钱呢,还得再赚一笔。〕

沈清辞眼角眉梢荡开笑意,配合着我做戏。

“夫人,她,她--还求岳父成全。”

周围的人“就是呀 ,哪有父亲看到女儿的病不救的呀。”

“是呀是呀。”

周围的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可把我那个便宜爹爹吓坏了,生怕惹出什么的事。

“我给 ,我给,我没说没给呀。”说着,从怀里掏出银票给我。

“多谢,爹爹的救命呀。”我用手帕擦了擦我眼角不存在的泪水。

“没事哦,你是我的女儿,我又怎么会不救呢?”

看着他一脸吃瘪的模样,我就想笑,却又只能憋在心里。

这场闹剧很快就结束了,结果就是我喜获三百两银子。

到了晚上,

“娘子,今天很开心?”

“当然啦,今天呢,不仅呀,赚了三百两银子,更重要的是你考中了解元诶!”

”你是不知道,我爹那时的表情啊!”我对这沈清辞笑道。

“那夫人,认为我和钱谁最重要呢?”

“当然是你重要呀?”我笑着看他。

〔这不废话嘛,当然是我的钱重要呀!你怎么能够和我的钱相比呢。〕

“小骗子。”沈清辞刮着我的鼻子,眼里满满的笑意。

“夫君,我怎么会骗你呢?”我不满的看着他。“我最爱的人就是你呀~”

〔不,我最爱的人姓金名钱。至于你,我只馋你身子。〕

说完,我给我的亲亲夫君一个啵啵,便睡下了。睡梦中,我迷迷糊糊的听到沈清辞在我的耳边轻笑着“小骗子。”

8

沈清辞考中举人后,就得向京都的太学去学习了,准备明年的春闱了。

按照原剧情的发展,沈清辞在太学学习时,遇见了在太学女扮男装的女主 ,国公府嫡小姐秦晚莞,然后被女主的才气所吸引,慢慢的喜欢上女主,在成为权臣后就娶了女主。等男主遇上女主后,我就离开,然后带着我写《西游记》挣得钱远走高飞。一想到这里,我就释然了。恶毒前妻的我终于要下线了。

“夫君,你去了京城,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不要担心我,我为你准备的行李,你拿着吧。”我含情脉脉的看着沈清辞,依依不舍的拉着他的衣角。“呜呜呜,我就在家里等夫君就好了。”

沈清辞看了我好久,不说话。

〔快说同意呀!〕

“娘子,既然怎么舍不得我了。那就跟夫君我一起去京城,这样子娘子就可以天天见到我了。”沈清辞双手环着我的腰说。

〔我去,这怎么演!救救我啊~〕

“如果我去了,那家里应该怎么办?家中也还得有个人才行,再说了,我去京城,担心会给你添麻烦了”我拉着他的手,眼中满是担忧,透着不安。

“娘子,放心,我会安排好的。再说了哪有让娘子一个人在家的道理。”

不知怎么地,他的眼里的笑意好像看出了我的窘迫 。

“夫君,真的吗?太好了!”

〔不是吧,不是吧!我只想跟我的钱在一起。〕

“那我,还得到镇上买些衣物,吃食才行。京城里的物价定是很贵的。”

“好,我想陪娘子一块去。”

“不,不了,你去又不知道买什么。你在家帮我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漏了。”我笑着推脱着他。

〔这可不行,不行,我的小马甲还在哪里呢。〕

他双眸微微一沉,将头放在我的肩头,在我的耳边说,“好,我听娘子的话。”

下午,我跟着李大娘去了镇上,

“娇娇哇,大娘就不会看错人,沈家小子这个人好吧。去京城,还要带上你。”

“嗯嗯,阿辞他很好。”

“你瞧瞧你呀,脸上都是羞意啊!”

……

终于跟李大娘告了别,我来到了书肆。

“姑娘,你来了。”小厮笑着跟我说。

“是的,先喊你们掌柜的来。”

“诶,好的,姑娘,我这就去喊我们掌柜的来了。”说着,小厮便去喊了掌柜。

“诶,姑娘来了。姑娘 我可跟你说呀,你的书已经被总行看上了,早已买到京城去了,现在啊,谁不知道姑娘你江南潇潇雨的名声呀!”

“你是说你们还有总行,在京城里?”

“是呀,姑娘。我们这个书肆只是在总行的分部。”

“那好,即日,我便要去京城,可否将书教给总书肆?”

“没问题的,姑娘,我跟总行说一下就行了。”掌柜的笑着对我说“姑娘,你可不知,我们书院的大公子可喜欢姑娘的这部小说了,都是点了名要见见你呢。”

“是嘛,可否告知你家的公子是?”

“姑娘,我们沧海阁的公子您不知道!我们的公子那可是,天下第一公子,闻时晏,闻公子呀!”

等等,叫什么, 闻时晏!这不是书中的男二嘛!炮灰生存法则第一条,远离主角团。

“哦,闻公子,若有机会定去拜访拜访。”我笑着跟掌柜的转移话题“那我的书买了多少钱?”

“姑娘,你的书现在都不是用百两来计算的了,现在啊,都是用千两银子来说的。”

“这么多?”

“可不是嘛,姑娘,整个大雍国,谁不知道你书中的人物呀。上到老人下到孩童,谁不喜欢你笔下的嫉恶如仇的美猴王呀!”

“掌柜的,说笑了。都是师父写得好。掌柜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告别了掌柜,我又去了钱庄将钱进行了转移,思考着如何才能全身而退。最后又集市上买了些去京城的用品,和一些吃食。

回到家中,

“夫君,你瞧,我都买好了呢。”我笑着看向沈清辞。

“娘子,家中的事务已安排好,你且放心吧。那我们明日便出发吧。”

“好。”我愣了愣,还是点了点头。

烛光中看着他的睡颜,我一夜无眠。这的不知道未来应该如何是好?

9

村子离京城很远 ,需要走上一个多月才行。等到了京城里,已是深秋了。朱红色的城门,宽阔的长安街道,在夜晚的衬托下变得格外的壮阔。

红日西沉,星月光来,长安城里高张灯火,里坊遍开,放眼望去,万家灯火,火树银花,八街九陌,人声鼎沸。

我趴在小楼的窗户边,看着长安城里的繁华。转眸间,烛光将沈清辞侧颜晕了一层光,像是天上下来的谪仙一般,美得不像话。

〔说实话,沈清辞长得还真在我的点上。可惜他呀,并不属于我。〕

“娘子,你在想什么啊?”沈清辞抬起眸,起身向我走来,看着我。

“想夫君你呀!”我环住沈清辞腰,娇笑道。

沈清辞与我生活的这几月中,早已习惯了我突如其来的抱。

“娘子,我不会离开你的。”

我被沈清辞突然的承诺,让我猝不及防。我下意识的放开我在他腰上的手,想要离开他。他的手扶上我的腰,紧紧的抱着我,将头抵在我的肩头,说“娘子,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好,夫君,我又怎么会离开你呢?”我笑着捧着他的脸,在他脸上轻啄一下。

他的手更紧了,抱着我差点儿喘不过气了。

翌日,沈清辞向我告别,上了太学。虽说太学里有专门的宿舍,但是他仍然每天晚上回到我们一起住的小楼里,跟我在一起。

他跟我说,他很被太学里的学官们看重,和一些太学里趣事儿。

“夫君,你们太学有没有很厉害的人物呀?”

“有呀,像秦兄,闻兄就很厉害。”沈清辞笑着对我说,眼里满满的赞赏。

“秦兄,闻兄?莫不是叫秦晚莞和闻时晏!”

〔果然主角总能遇到一起,该来的总会来的。〕

“嗯,娘子,怎么知道他们的?”

“噢,那个天下第一公子,谁不认识呀?”我笑着打了谎,喝了一口水压压惊,掩盖自己的惊慌。随即,我笑着对沈清辞,“好了,开了春,你就要参加春闱。赶紧再温习温习书,我这就去端炖的汤给你”

〔吓死我了,差一点就露馅了!〕

沈清辞双眸微微一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10

翌日,

“夫君,这是些吃食。若是饿了,便吃些。不要太劳累了。”说着 ,我便将食盒递给了沈清辞。

〔我这温柔妻子的人设 ,还不把你拿捏住〕

沈清辞环着我的腰,低着头向我笑了笑,“娇娇,一直都很温柔。”有那么一瞬间我被他的笑迷住了。

〔他好会呀!稳住,稳住〕

我定了定心神,“夫君,快走吧,要迟到啦。”

离开了沈清辞,我就去集市上找书肆的总行沧海阁看看。

古人所说的“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一点也不为过,街道两旁店肆林立,大街上的买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还可以看见,一群孩童,嬉戏玩耍。

“这次,我当齐天大圣了。”

“不行 ,不行,上一次就是你当的,这次,轮到我了”

……

走到集市的中央,殿顶由琉璃瓦铺成,镶嵌着绿宝石,“沧海阁”三个大字用金镶嵌在外。可真的是将壕无人性生动表现出来了。

我走上前去,小厮将我拦住

“姑娘,可有信物?”

“自然是有的,”说着,我便将掌柜的给我的紫令拿了出来。

“贵客,贵客,有请。”小厮将我迎了进去。接着一位姿色卓越的女子,带我去了沧海阁的顶楼。禅香阵阵,一色的黄花梨木座椅木质纹理清晰,一套镶玉白茶几上的摆着青花瓷茶杯,茶杯里泡着上好的龙井茶叶。

莲花屏风里,传来阵阵琴音。

“公子,人带到了。”说完,那女子便下去了。

我眼睛眯“闻公子,久仰大名。”

“看来姑娘,知道我是谁了。江南潇潇雨先生,在下仰望已久。”闻时晏放下手中的琴,起身向我走来。

不愧是书中的第一公子,玉树临风。

“不知闻公子,找我做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想见见姑娘你。在下,实在想不出是什么样的作者能写出来这般旷世杰作。今日,一见姑娘,我就知道这位作者定是不同凡响的。”

“闻公子,说笑了,我只是来递交书最后一卷的。”

“姑娘 ,别急啊。在下,也是想同姑娘做一笔交易吧”

“噢,说说看。”

“在下,是想将姑娘的书上交朝廷吧了,享世代供奉。当然作为回报,我可以答应姑娘一件事。”

“噢,姑娘放心,这本书的作者依旧是您的师父。还有姑娘的银两早已按照之前的方式放入了钱庄里了,我只是将它上交给国家罢了。”

“早就听说,闻公子一诺千金。成交。”

11

从沧海阁离开后,我便独自来到坊市里 ,逛逛。这京城真的跟那个小镇不一样,繁华地跟梦里一样。

突然,一声马的嘶叫声传来,我转头一看,发现一辆马车朝我冲了过来。

“快让开呀!我的马失控了!”马车上的小厮冲着我喊着。

我不知是怎么了,两条腿就像被灌了铅一样,动弹不得。就在那马车要踏上我的时候。

〔完了,这次芭比Q了。〕

我闭上双眼,突然一个拉力把我从困境里救了出来。

“姑娘,没事了。”

我在睁开眼睛时,一个俊俏公子将我拥入怀。

〔我勒个豆,这么玛丽苏的情节竟然发生在我身上!激动!〕

“公子,你是?”

“在下姓秦,姑娘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啊。”她笑道。

〔嗯,姓秦!在我眼前的是女主!〕

我刚想回答时。沈清辞从旁边冒了出来。

“娘子,你怎么了,有没有事呀?”沈清辞拉着我的手,左看看,右看看,发现没什么事才放心。看完后,他才向秦晚莞道

“我家夫人无事了,多谢,秦兄了。”

“原来是沈兄的夫人。我是沈兄的同门。早就听闻沈兄的夫人绝色无双,今日一见果真如此。”说着,秦晚莞笑着对我说。

“秦公子,身手了得。今日这事 这不还得多谢秦公子。”我转头看向沈清辞“夫君,我们改日请秦公子吃饭吧。”

“好。”他环着我的腰,温柔的说道,随即,跟秦晚莞说,“秦兄,我先陪我的夫人了,有事得回去再说吧。”

“不是,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哪用得上你陪呀。夫君,忙便去忙吧。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啊,不是,我想自己走呀!诶呀,你不应该去看看女主的嘛!〕

“夫人,我和秦兄只是同门关系。”沈清辞向我解释道。

〔不是,他这是向我解释吗?〕

“我知道的呀。”我回头看向他。“你们是同门。”

“我不是断袖。”

〔你不是断袖呀,但是那个秦晚莞是女的呀,你看我多好,为你们在一起,我都请女主吃饭了。〕

“扑哧”了一声,我笑着说“夫君,不是断袖。”

突然,他一个拉力将我拉入他的怀抱,清列的香气在我鼻尖萦绕,“娇娇,你喜欢我吗?”

“嗯,喜欢呀!我最喜欢夫君了。”

他将头抵在我的肩头,在我耳边轻轻呢喃着

“娇娇,喜欢我。那就不要将我推给其他人,好吗?”

〔卧槽,有那么亿点点心动!怎么办?〕

“好,好,”我下意识的说着。

12

此时,已经进入了隆冬。在北方,花草早已凋零,院子里的树木的枝干上,还有些冰晶,挂在上边,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耀眼。

沈清辞正坐在窗边的书桌前温习,阳光穿过窗户,洒在他的脸上,细细看还能看到他脸上的绒毛。我一下子看呆了,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脸。

〔虽然看惯了他的脸,但是每次看 ,都忍不住心动。〕

我的手刚碰到他的脸时,他转过头,笑着看向我。

“娘子 怎么了?”

我回了回神,笑道“夫君,还记得我们要请秦公子吃饭来着。我看今天天气不错,不如就今天吧。”

沈清辞双眸沉了沉,随即说

“这是自然,秦兄对娘子有恩,只是我还想再带几个陪客,娘子 ,看好不好?”

我一听他答应,便说“好,那我去准备一下。”

到了中午,我站在门口,等着沈清辞带秦晚莞回来。

只见,沈清辞后面不知止有秦晚莞,竟还有闻时晏,和太子殿下赵淮之。

〔我勒个豆,这,这,不是修罗场嘛!全书的主角团聚在一起。〕

我强忍欢笑对着沈清辞说“夫君,这是你请的。”

“是呀,怎么了,娘子?”沈清辞笑着说。

〔我有感觉他就是故意的。〕

“没,没事。我只是问问。”看着他一脸无辜的样子,我只能放下。

随后,秦晚莞向我打着招呼“嫂子好。”闻时晏突然抽了过来,朝我看了好一会儿“姑娘,我们是不是见过,你莫不是江南潇潇雨”

就在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我身上。

〔不是吧!〕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是吗?我和闻公子又怎么会见过?而且,还是那么大的一个人物诶,恐怕只是有点相似吧。”

〔我当时是带面纱的,他应该看不出来吧。〕

沈清辞也看着我,不知道他想些什么。

“是吗?”他疑惑的看着我。

“是。”

“不对,我肯定见过你的。”

“没有,怎么会呢?”我打笑道。“好了,饭菜都要凉了。快进去吧。”最后 , 赵淮之前来圆了个场。

“早就听闻沈兄的夫人贤良淑德,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我笑着“太子殿下 ,过奖了。快请进吧。”

〔原来,这时沈清辞就已经在站位了。只是如今,太子母族势力单薄,即使以后有身为权臣的沈清辞和闻时晏的江湖势力的助力,想要登上皇位,还是很困难。估计不久京城又要血雨腥风了。保住小命,远离主角团。〕

沈清辞看着我,没说话,不知在想什么。

在宴席上,秦晚莞一直在向我说我做的菜很好吃,逗的我很开心。说实话我还是挺喜欢秦晚莞,只是这个剧情,我不得不离开。

宴会结束后,我和沈清辞将他们送走。我看着他们离开了 。

“走吧,我们回去吧 ”我拉着沈清辞的手正要回家。

就在这时,沈清辞向我说

“娇娇,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我挫不及防。

〔嗯?〕

“我知道。”我笑着,我眼角微微弯成月牙状。

13

离上元夜还有几天,城里的各坊市里,大家都忙着挂着灯笼,张灯结彩,连十里长安街也不例外。

我趴在小楼的窗边,把玩着手里的茶杯 看着窗外的夜景。

“可真是繁华啊”

〔尊都尊都,想去看看〕

“娇娇,若是喜欢,那我们就在上元节时,出去游玩,可好?”

沈清辞放下手里书,望向我。

“好呀,夫君。”

〔他会读心术吧,这么了解我〕

他轻笑了一下,修长的手轻轻地敲了敲我的脑门,“傻瓜,你想的什么都写在脸上呀。”

〔哦,吓死了 ,还真以为他会读心术呢。〕

上元,长安街上挂起了一盏盏彩灯,街道旁的店铺里点起了灯火,街边的小贩将各色的花灯摆了出来,出来杂耍的,游玩的 。热闹极了。

“不是说,陪我一起的,结果有事就走了。沈狗!”

我生了闷气,一股脑儿的向前走。

“娇娇,回头看。”

我下意识的回眸,他站在我后面,微光晕染这他,格外温润如玉。他青袍玉立,手里拿着小兔子形状的灯笼 ,含笑而立。

我的心漏了一拍。

〔这死鬼 ,还挺会的〕

他轻笑着,“我若不来,我还不知道娘子竟是这般想我的坏话的。”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说你坏话呢。我想你还来不及呢。”我赶紧狡辩道

〔怎么 ,明明是你先放我鸽子的,说你两句怎么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来了,我气消了一大半〕

他的双眼染上笑意,望向我。

我走上前去,牵着他的手。

“那夫君,可得好好陪我呀。”

“嗯,好”

我的手好像被他牵的更紧了。

“夫君,你看,那边放花灯了。我们也去看看吧。”

〔听说在京城的护城河里放花灯许愿,特别灵验。〕

“好”

我和沈清辞一起在河边放了花灯,看着花灯离我们越远,我们才离开。

“娇娇,你在花灯里可许了什么愿?”他嘴角含笑问着我。

〔我勒个豆,又是一个送命题。〕

“自是,希望夫君能够金榜题名,祝愿我们一起恩爱如初的呀!”我笑着回答道。

〔好吧,其实是我愿用我一生得不到的真爱去换我滔天的富贵〕

“是吗,娘子真的这么想?”

“是的,是的。”我点了点头,反问道。“夫君,许了什么?”

他偏过头来,朝我笑了笑。微黄的灯光洒在他的脸庞,美的不像话。

“说出来就不灵了。”

14

农历二月,便是沈清辞去参加会试了。我将我准备的衣物,食物等一些日常用品递给了他。

“夫君,马上就要参加会试了。我就在家等你,不必担心我,好好参加你的会试吧。”

〔我这深情夫人人设,拿的也太好了吧。〕

沈清辞笑了笑。“嗯,娘子保重。”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只见那闻时晏向我们走来,打趣道。

“沈兄,果然放不下的是他的夫人呀!”

我转过身来。

“闻公子,别来无恙。”笑了笑。

〔我勒个豆,怎么哪里都有这个瘟神,可千万别说认识我。〕

闻时晏朝我拱了拱手,“诶,我总觉得嫂嫂像是在哪里见过。”

〔我去,哪壶不开提哪壶。〕

“世上人千千万,长得像,也不是不可能。闻公子将我认错也不是不可能”我笑着回应道。

“是吗?”他的眼中的探究,好似要将我看穿了。“那好吧,许是我看错了。”

“沈兄,你觉得这次会试会怎么样?”

沈清辞望向我,不知在想些什么,以至于没有听见闻时晏的问题。

“怎么了?”

“沈兄,我知道你喜欢你的娘子,可是你也得听我好好讲话。”说着,将手里的扇子拍了拍沈清辞的肩。

就在这时,会试的锣鼓以响起。小厮在锣前大喊“会试,要开始了。”

“闻公子,夫君,会试要开始了,赶紧进去吧”

送完了沈清辞,我就得开始办置我离开的东西了。这几月来,我的存款早已达到了上万两银子了,足够我一生挥霍了。下面就是得选择一个安静的地方,平淡的过完一生吧。说实话,我还真有一点舍不得沈清辞。诶,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等到发榜之日,我离开的东西就准备好,只差一个机会了,一个我离开的机会。

“沈家娘子,沈家娘子,你的夫君是会试第一名呀!”

“可不是嘛,听说呀,皇上都惊动了呢。觉得沈家小子写的可是治国理政的绝笔呢。”

“诶诶,可不是我瞎说的,我那个在宫里当差的亲戚的说呀,皇上要提前进行殿试,亲自看看沈会元哩!”

“沈家小子,就是天上文曲星下凡”

……

我站在众人中间,听着街坊邻居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沈清辞的事迹。一点也不奇怪,沈清辞能这样离不开天赋,更离不开他的努力。我笑着会感谢着各位地关心。

“多谢,各位的关心。这是些喜品各位拿着吧。只是我家夫君还未回来呢?”

“沈家娘子,有所不知,这皇上呀,已经提前开了殿试,估计呀,沈郎君现在正在面圣呢。”

“现在就在面圣!”怎么会!这比原剧情发展的快了一个多月。

“是呀,是呀。沈郎君聪慧过人,文采飞扬,皇上都对他的文章称赞不己。”

我稳了稳心绪,向众人道谢。

再见沈清辞的时候,他已高中状元。

大街小巷里,都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欢快极了。沈清辞驾着红鬃马,向我骑了过来。

他身着紫金红袍,袍身绣上了金丝花纹,头戴着蟠龙冠,腰系着金丝带,显得贵气十足,好似天上的文曲星下凡。

“夫君”我笑着看着他

他下了马,一下子将我抱住说“娘子,我做到了。”他抱着我,很紧。

“夫君,很多人瞧着呢。”

“那便瞧着吧”他向我坏笑道。

“状元郎,下面该是你跨马游街了。”旁边人提醒道。

“快去吧。”我推开他说道,看着他离开 ,享着鲜花和掌声。

〔鲜衣怒马少年时,也不过如此吧〕

15

翌日清晨,便有皇上身边公公来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新进状元沈清辞,淑慎性成,勤勉柔顺,文采飞扬,朕深喜之。着即册封为翰林学士,钦此。”

“臣,沈清辞,谢主隆恩”

“民妇,谢主隆恩”

“沈状元,快快请起,你这可是独一份的呀!陛下,可从为未给一个状元郎一开始就是正六品的官做呀。咱家看好你呀。”说着,他一脸赞赏的看向沈清辞。

“公公,说笑了”

是夜,

〔沈清辞,的未来会很好吧。那我也该走了。〕我趴在窗台上,单手拖着脸,望着天空中姣姣的月亮,想了好久。

沈清辞放下笔,抬起头来看我 ,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突然问我

“我想我的未来也要你”

〔嗯?〕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告白搞蒙了。

“夫君,为何这样说呢?你的以后肯定有我等我呀!”

“好,这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不知怎么地,我觉得我好像被骗了。

自沈清辞在朝当官,我们的住宿便搬到了离紫禁城近的院子里,方便他上早朝。我总是在院子外等沈清辞下朝回来,然后一起挽着手进院里。下朝时,他也总带着城西的糕点铺的桃酥给我。

于是,整个京城里都在说新进状元郎与夫人伉俪情深,相敬如宾。

〔好吧,其实不是,我想的只是他手里的桃酥,顺带刷刷我的深情值〕

沈清辞每日都起的很早,我起来时,床边早就没了人影。每晚他总是睡的晚,常常帮皇帝批改奏折,到子时。

〔月亮不睡,你不睡,同为打工人,兄弟,我懂〕

沈清辞抬起眸来,幽幽地朝我看了一眼。

“怎么了,夫君?我脸上有东西吗?”被他怎么一望我到有点不舒服。

“没什么,娘子先去睡吧”

“不了,我想等夫君一起睡。”

〔我这个深情人设拿的不错吧 〕

沈清辞唇角微微勾起“见娘子这么舍不得,那就……”

〔嗯?别,我太舍得了,让我回去睡觉吧!自作孽不可活。〕

我双眼瞪大了看着他,满眼的不可置信。

沈清辞轻轻地点了我的额头 ,“逗你的,天太晚了。”微光洒在他的脸庞,修长的手指轻轻摁在我的额头。

〔我勒个豆,谁教他的?他不是纯情小狗吗?不是,他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款的。稳住。〕

“那夫君可要早点休息啊”说完,我赶紧走回寝室里,生怕他又有什么点子。

回到寝室,我的心脏跳的很快,一夜无眠。

16

我躺在贵妃椅上,漫不经心的翻着手中的《西游记》。

“夫人 ,夫人,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小丫头跨入门槛,径直向我本来。眼中闪着喜悦。

“何事?”我笑着问到。“平时教你的礼仪可是都忘了,是我平时太放纵你了”

“夫人,夫人,您可是不知道。当今圣上,说了举办春猎呢。”

“我知道,一个春猎而已。”我轻轻合上书,望着小丫头。

“不是的,不是的,听说呀今天圣上是想要给姑爷赐婚的,让姑爷娶嫡公主诶!”

“嫡公主?”

这不是书中的恶毒女二吗?

“然后呢?”

“夫人,你可不知道!姑爷,今天为了您可是直接拒绝的,说呀!若是圣上让他娶别人,姑爷宁可以死谢罪。夫人可真是好福气呢!”

我的手一顿,轻轻抿了一口茶。

“是吗?”我轻笑道。

“夫人,你可不知道?圣上说呀,他希望在春猎时见见你呢!说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姑爷一辈子只娶一个的。”小丫头眉开眼笑道。

“什么?”

我稳了稳心绪,“我知道了。选下去吧。”

“夫人,你怎么不心动呀!姑爷人多好啊!”

见我不说话,小丫头瘪了瘪嘴,出去了。

这下完了,那个赵初樱可是对沈狗一见钟情,才让圣上赐婚的。原文中,她可是对原女主秦晚莞恶毒至极的。我勒了豆,这,这,我还不当场去世呀。

心憔悴啊!看来我得快一点了,不然,怎么死的不知道。

春猎?或许可以运用一下。

下午,我便带着小丫头去了沧海阁。

“你先在这里等下 ,我去拿些话本子就回来。”

“夫人,姑爷发过话了。说让我寸步不离您的。”

“你是我的婢女,你就应该知道该听谁的。再说,我只是去买些话本子”我冷声说道。

“这……好,奴婢这就等着。”

这个沈清辞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会让人跟着我,不让我乱跑。就好像他早已知道我的动机一样,这可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想着,我便独自一人来到沧海阁的顶楼。

阵阵幽香传来,琴声悠扬。

“姑娘,好久不见。哦,不对,我应该叫你沈夫人。”闻时晏轻笑道

“看来闻公子早就知道了。”

“诶,不是,我在想沈兄可知他的娘子这么优秀?我想他应该是知道的,要不然,昨日在朝堂上也不会这么……”闻时晏一脸玩味的看着我。

“你想做什么?”我反问道。

“我,我不想做什么。我来猜猜沈夫人今天所来何事?”他将“沈夫人”这三个字咬的很重。

“春猎,助我逃离京城。”

“哦,沈夫人竟然这么决然离开。”

“闻公子,别忘了你我之间的承诺”

“自然没忘”闻时晏笑着,把玩着手里的扇。“到时候,我自会通知你的”

“那我就期待闻公子的计划了。对了,给我几本话本子吧,过过关”

“掌柜会拿给你的”他轻笑道。

下面,就是我的表演了。

17

出了沧海阁,便看见小丫头在外着急的身影。

“明芷”

“夫人,你可算是选好了。”说着 ,她便迎了上来“姑爷,派他身边的人来说,让你快点回府。”

我淡淡地朝她扫了一眼,小丫头,还藏不住心思,望我看了一眼便慌张的低下头。我笑着“那便回去吧。”

回到府上,便看到沈清辞站在台阶上 ,拿着我喜欢吃的核桃酥,望向我。

我从马车上下来时,他便伸出手扶着我下来。“夫君,怎么在这站着呢?”

“在等你”一双深眸望向我,好似要将我吸进去。

我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夫君,可是太担心我了。我只不过是去到沧海阁里那些话本子来看看,解解闷”

〔吓死了,我还以为我的计划要露馅了〕

就在这时,沈清辞扶在我腰上的手更紧了。

“怎么了,夫君。”

“没什么,在想些事儿”他笑着对我说,“娘子,你瞧,我买了核桃酥呢。”

我打住了他“听说,今儿,在朝堂上皇上让夫君娶公主的呀”

他底下了头“嗯”

我一顿,没想到他这么说

“那夫君怎么拒绝了……”

他打断我说的话,微微皱眉。

“娇娇很好。”

我本来想发难一下他的,好为我以后离开做准备,突然被他怎么一说,我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弄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啊不是,我怎么找借口呢?〕

“娇娇,怎么去买话本子买这么久?我下朝见你,还未回来便在这儿等你了。”

〔这怎么回答,我总不能说我是去见闻时晏的吧〕

不知道怎么的,他抓我的手很紧。

“夫君,夫君~你弄疼我了。我只是看话本子选得有点久罢了。”

“是吗?”

“嗯嗯嗯”

他笑了笑,眼眸似乎变得更加深,让人看不透。

“下周便是春猎了,皇上让,娇娇……”

“我知道,放心吧。夫君不用担心我了。”说着我便走进府里“离春猎就在这几日了,我们还得在准备准备。”

〔快了,春猎就是姐解放之日。〕

“下周吗……”沈清辞在后面呢喃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18

“夫人,昨夜睡得可好?”小丫头站在床头问着我。

“还行,夫君呢?”我睡眼惺忪的说着。

“姑爷,他先去准备今天的春猎了。”

“春猎 ?”我轻咬着字。

噢,对,今天是春猎了。

“是呀,夫人,您可不知道。姑爷派人送过来的衣裳可好看了,可称您的气色了。”小丫头滔滔不绝的讲着沈清辞的好,和衣裳的好看。

我浅笑道“好了,帮我穿上吧。”

“好勒,夫人。”

小丫头们将衣裳呈了上来,一袭瓷蓝锦华裙,绢质轻盈,淡青色的腰系,逶迤拖地的裙摆,绣着轻盈的花,显得清雅极了。

这,不愧是沈狗的审美。不过我这张脸还是hold住的。

“我就说,夫人穿的肯定好看!”

“是呀,是呀。姑爷就是宠我家夫人。”

……

小丫头们在我耳边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沈清辞,是好,只不过过了春猎就不是我的了。

“夫人,夫人,沧海阁的人给你送来话本子了。”一个小丫头匆匆忙忙的从门外跑来。

“那怎么不拿进来?”我反问道。

“夫人,那人说要您亲自去拿,说是那话本子得让您亲自过目才行,若是不对,还得去调。”

我正要选着簪子的手,一顿。随即笑道“好呀,我一会儿就去。告诉他,等一会儿”

梳妆完,我就去了门外。

只见一个小厮站在门外,低着头。

闻时晏笑道“沈夫人。”

“闻公子,这身打扮……”我玩味的笑着。

“沈夫人,你让我办的事,我可做好了。这是话本子,里面有计划。按我说的去做。这里不易久留,便先走了。”闻时晏压着嗓子小声跟我说。

“自然。”

“沈夫人,这是您的话本子。看可还对吗?小的好会去复命”

“对的。”

我翻到了书中间,一张字条上写着“清城山西,悬崖口处,自有人等你。”我将着张字条撕碎,扔在了烧壶水的火里。

“娇娇,你在这里。可让我好找。”沈清辞笑着向我走来。

“我在这里拿话本子的,迟了些。”

〔吓死宝宝了,怎么这么突然?不会发现了吧?就是发现了也找不到证据。〕

沈清辞眸色一黯。

“没事,时间还早。娇娇穿的,可是将这件衣裳称好看了。”

〔还挺会夸的,我也觉得。〕

19

马车渐渐驶入春猎围场内,

下了马车,沈清辞便去到皇上那儿请安。而,我也被女官带到了女眷的地方。

“你叫宋清棠。”一位身穿红色通裾长袍,衣领和袖口都绣上了精美的凤鸟花纹,头戴这如意步摇,缀绿宝石,下有垂珠,容貌姣好的女子,向我走来。

这应该就是嫡公主,赵初樱了。

我起身行礼,浅笑道“臣妇,宋清棠见过公主。”

我低着头,不敢动,我的心早就乱成一团。我去,这可是一个说一不二主,原书中秦晚莞可被她害了不少。

“抬起头来,让本宫好好的看看你。”

没法,我只能抬起头来看着她,职业假笑。

“果真长得貌美,怪不得让沈郎君已死相逼呢”她笑着抚摸着手里的小狗。

我被她的笑的吓到了,“公主谬赞了,臣妇的容貌不及公主十分之一。”

“你嘴倒是甜。”说着,她拉着我的手“待会,看骑马时,你便座本宫身边。”

我惊了,

这怎么跟我想的不一样?

我呆呆的看着她。她看着我,笑着向我解释道“放心好了,本公主要的男人必是一心一意只看我的男人,一开始不知道沈郎君有婚配,才让父皇下令的,得知他有婚配便也放弃了。对了,父皇也想见你呢。”

“公主英明。”

“哼”她提着裙䙓,转身离开。

说着,她便让身边的嬷嬷带我去见皇上。我的心情就像过火车一般,下了又上。

只见,一个身着明黄长袍的高大男人坐在高位上。

“都下去吧。”他向身边的侍女示了示意。侍女们便都有序的离开大殿。

“朕是应该叫你什么呢?叫你江先生?”皇上威严地看着我。

“臣妇,不敢。”我连忙跪下,行礼道。我去,这皇上又是怎么知道我是……

“诶,你是不是好奇我怎么知道的?闻家那小子将你的书不是给了朝廷嘛。朕只是问问你,罢了。快点起来罢,不然,那沈小子可又要生我气了。你们夫妻两呀可真是……”

“多谢,陛下。”

“诶,你的那个《西游记》,朕看了可是喜欢的紧。”

嗯?怎么跟我想的不一样呢?我下面怎么回答,我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上。

“多谢,陛下的称赞”

“诶,放心吧,你不跟沈小子说,朕自然也不会说的。果然是朕年纪大了,竟不懂小夫妻两的……”

突然,帷帘被掀起。

“陛下,时辰到了,该开始了。”皇上身边的公公便来告知。

“是朕疏忽了。”说着皇上便让我起身。

“沈夫人,沈学士正在帷帘外等你呢。”公公侧过身来向我说道。

“多谢,公公告知”我低头谢道。

“现在的小年轻呀,才一会吧。这沈小子……”皇上摇着头笑着向前走着。“宋丫头,去吧。”

“多谢,陛下。”

20

帐篷外,

“你这小子,就这么想见你媳妇呀!”皇上打着趣向沈清辞说道。

“陛下”沈清辞向皇上行礼。

“诶,你这小子”

“陛下,春猎要开始了。”

“行呀,要赶朕走了不是。”皇上没好气的向前走着。

〔我去,沈清辞还挺厉害,连陛下都拿下了。果然,他是男女老少通吃。〕

我站在帘外笑着看着他们,远看着陛下离去。沈清辞这才向我走来,轻笑着,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敲了敲我的脑袋。我眉毛皱了皱,有点生气的看着他。

“想些什么呢?当今陛下,看重小辈,以为朝廷输送更多新鲜活力。”

〔是吗?我怎么感觉不像呢。倒像是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

沈清辞手一顿,随即向我说“娘子,春猎要开始了。”

“嗯,好,夫君我就先到女眷的那里了。”

“我先送你去。”他拉着我的手,说道。

“不用了,夫君。我自己走过去就好了。你也快回到你的位置上吧。陛下问起来就不好了。”

他这才放开着我的手,抽身从他怀里离开。

旁边的嬷嬷将我带到了女眷的所在地,安排在公主的旁边。

“这便是沈学士的夫人吧。”一贵女朝我,语气轻蔑的说道

旁边的一女子附和道“也不看看这里的位置,是你一个小小六品官员的妻子能座的?”

真的是到哪里都有人,踩一脚。我刚想起身离开。

突然,“是本宫让她坐在旁边的,怎么这座位轮得到你们安排?”公主厉声说道。

“啊,不是。公主,我们不知道是您……”那女子咬着唇,不甘心的说道 。“再说,一个区区六品官的……”

“王凌,本宫记得你父亲当年也不过是琅琊王氏手下的小小的马夫,被冠以王姓,怎么瞧不起谁呢?”

这时,旁边的议论声不断

“原来,是马夫的女儿呀,怪不得上不了台面。”

“是呀,是呀”

“看她以前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当时还以为,她是琅琊王氏的人。”

“一个马夫的女儿,怎么配的?”

……

“啊,我不是!我就是姓王,我是天生的贵族!”

那位名叫王凌的女子,被说的面红耳赤,恶狠狠地看着我。

我轻轻拽了拽公主的长裙,“公主要不就算了。”

她朝我这里靠来,轻声说道“这怎么能算了呢?表哥,如果知道这里的事定会说我的!”

“表哥,沈清辞?”我反问道。

“对呀,表哥没跟你说吗?”

“嗯,没有。”

“表哥,他其实是我姑姑和镇北侯的孩子。当年匈奴来犯,来势汹汹,镇北侯去边塞抵御匈奴,可却传来镇北侯已死的消息,我姑姑实在放心不下,便要带着八岁的表哥一起去边塞,可是去往边塞之路极为困难,姑姑一个深闱女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苦,还没到那里便染上风寒,便只留下了八岁的表哥,让表哥一人漂流在外。”

书中从未讲过沈清辞小时候的事,我竟没想到沈清辞的身世这么悲惨。

“后来,表哥一举登第,父皇当时是想让表哥承袭爵位,让我和表哥成亲,以来弥补当年的遗憾。”

“原来竟是这样的。”

怪不得,皇上可以对他这么熟。

“说到底,你还是我嫂子呢!放心,有我在没人欺负你的。”她向我笑道。

21

春猎宴会开始了

宴会上,舞者翩翩起舞,侍女们频频斟满金杯,琼浆玉液,杯盘交错,好不热闹。

“今年的春猎,父皇办的很隆重呢。”公主笑着对我说。

“是呀。我看见有好多不是中原人的面孔呢”

“对的,这些都是近些年与中原友好的国家的使臣,前来朝拜的。”公主凑过来,向我说道“其中有一位是南疆的二皇子。”

“南疆的二皇子?”我诧异得问道。

“是呀。”

原书中所说南疆二皇子可不是一个好人,他密谋的是整个中原,就是不知道这时候他与九皇子有没有一起合作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皇室危险了。

“嫂嫂,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我定了定心神,这与我有什么关系,该操心的应该是沈清辞。反正我马上就离开了,就是,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受伤……诶,我在想什么呢。

紧接着,围猎开始了。各位皇子,达官贵人家的公子都上马了,准备进山围猎了。

“表哥也在上边呢。”公主拉着我的手激动的说道。“我们上前看看呗。”

我正要向前去看看。

就在这时,一个宫女撞到我身上,随即向我的手中塞了一张纸条。

“你这个宫女,怎么回事?”

我拉了拉公主的衣袖,说道“没事没事,你也先下去吧。”

“暂且放过你,可不能有下次。”说着,公主便要我去看看沈清辞“我们也快些吧。”

“是,公主。”

我在公主和宫女说话之际,偷偷向纸条描了一眼“青城山,见”,看完便将其放入衣袋里。

入围场,只见乌黑骏马,马上坐着的人一袭玄衣,墨发飞扬,是我从未见过的样子。

沈清辞转过身来,朝我看来,阳光轻轻洒在他的墨发上,整个人好像染上的光晕。

〔这才是小世子应该有模样吧,但是这应该是我最后见他的吧!〕

“帅吧!本宫就说表哥的样貌可是一等一的好。看你都看呆了呢。”公主笑着看向我。

“是呀,他很好。”

“公主您在这儿呢,娘娘她正在叫您呢。”突然,一个小宫女叫住公主。

“啊,怎么又叫我。嫂嫂,你先自己逛逛吧,我要一会儿再来。”赵初樱撇了撇嘴,不开心的说道。

“你去吧,没事的。”看着她走远,我也从小路,往青城山里走去。

“沈夫人,一个人?”只见一个容貌昳丽的男子,向我走来。

“南疆二皇子,久仰。”

我去,这又来找我作甚?我们可不熟呀!

“早就听闻,青城山的风景很美,想来看看。”

说的我差点就信了,谁家好人会在几乎没什么人的小路里看风景呀!

“那二皇子,可真是闲情雅致呀,我就不打扰了。”说着,我便加快步伐,往前走着。

“沈夫人,来了又怎么会打扰我呢,一起吧。”

“不了,我们一起的话,影响不好。我一个人就行了。”我推脱道。

“是吗?那沈夫人要小心点。”说着,他嘴角微微上扬,笑得有点渗人。“我给过你机会了。”

“多谢,二皇子继续欣赏美景吧。”我赶紧的向前走,深怕他赶上我。

他这么笑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我往上走着,突然出现两个人影在悬崖边上,好像在交接着什么工作。吓得我立马躲在旁边的草从里。

“殿下,都准备好了。”一个黑衣男子说道。

“嗯。”

……

雾草,这又是什么权谋关系,我是不是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话呀。诶呀,都怪闻时晏这个家伙,非要选什么悬崖口出。

不过说实话,那之前说好的来接应我的人呢?

突然,一把剑朝我飞来,我下意识的避让,只见它划过我的肩膀。吓死了 ,幸好避让的即时。

“什么人!”玄衣男子厉声喝道。

我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

“大哥,你们搞错了吧,我其实什么都没听到。”

“像之前两个人一样,杀了吧。”

之前两个人?估计便是之前要来接应我的人吧,他们被杀了。

“别别,大哥。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而且你将我杀了的话 ,你们会很麻烦的。”

“废话少说,扔下去吧”。

“啊!别——”

22

细微的光映入我的眼眸,一个身影在我的身边,熟悉,当我正想努力睁开我的双眼,看看,却又怎么也睁不开。

当我睁开双眼时,那人已不在了。

推入门的是一个老婆婆,她端着药向我走来。

“姑娘,醒了。”

“嗯,婆婆,是你救了我吗?”

“老婆子,我呀,今天早上去山上采药的,正好看见你被挂在树上呢。见你还有气,便想着救你了”说着,眼神有些躲闪,将药递给我,“快些将药喝了吧。”

我将碗端起,闻了闻。

“怎么,怕我这个老婆子毒你?”老婆婆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

“没,没有”我便喝起药来,那药很苦,让我不禁的皱起眉。

“这是蜜饯。”说着,拿了几个蜜饯扔给我。

“谢谢。”

“喝完药了,就赶紧走。我这里不留人。”

老婆婆将门关上就走。“真不知道,少主公身后的伤怎么样了?”

后面的声音就听不见了。

少主公?现在看来我活下来少不了这个人帮助。只是下面,我又应该去哪呢?我下意识的摸摸了身上的衣袋,太好了,银庄的信物还在。

明明我可以用这些钱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了。可为何我的心还是那么沉?

寒来暑往,夏始春余,恍恍惚惚三年过去了。

我在独自在江南小城里,买一小院子,看看话本子,过我的悠闲生活。

“姑娘,我们今天去听那个老先生的讲书吧。”小丫头拽着我的手晃呀晃,高兴的说道。

我躺在椅子上,放下话本子,朝她说道“怎么,今天有什么好听的故事?”

“姑娘,你可不知道。今天呀,老先生要讲的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沈大人的故事呢。”

“沈大人?沈星辞?”我疑惑道。

“是呀是呀!听说呀,沈大人多次救驾有功,可是将叛军打得落花流水呢!”小丫头的眼睛里亮晶晶“诶,我可听说了沈大人至今还未娶妻,因为他心中有他的意中人,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这样的人迷住了?”

我愣住了,起身,笑着“走吧,我们去听听吧。”

“好诶,好诶,我就知道,姑娘你最好了。”小丫头高兴的手舞足蹈。

茶馆里,早就挤满了人。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今天讲的是沈大人的故事。”

“我知道,我知道,”

“诶,可不是嘛?那可是沈大人呢?”

“听说啊,那个沈大人可是长阳长公主的孩子呀!”

“真的假的?怪不得,怪不得,他们一家都是忠君之臣呀!”

……

周围的嘈杂声此起彼伏。

“哟,宋姑娘来了。”店里小二笑着向我说道。“宋姑娘,楼上请,早就为你您准备好雅间了”

“有劳了”

“宋姑娘,今天您也来听沈大人的故事吗?”

“嗯。”

“今天呀,故事可精彩了呢”

我身后的小丫头按捺不住了“真的吗?小二,你听过了?”

“我何止是听过了,老先生的讲的我都知道。”

“是吗?是吗?讲给我听听”

“我讲了就不好了。”

“明奴,走了。说书的要开始了。”我朝小丫头说道。

“好吧,那就我自己去听吧”小丫头向我跑来“姑娘,我们走吧

帘幕渐渐拉起,说书开始了。

“话说,这沈家郎君……”

……

小丫头听的津津有味,雅间里的茶水换了,又换。

我的思绪飞的很远很远。

小丫头偏过头来,看见我躺在椅子上。

“姑娘,老先生讲得可好了!”

“嗯,是挺好的。”

“骗人,姑娘你没听。”小丫头气嘟嘟的看着我,像个小仓鼠。

我一愣,回复道“听了”

“真的?”

看着她半信半疑的样子,我笑道,

“真的。”

说书落下帘幕,“从此,海清海晏,世道平安。”

“诶,这沈大人果真是天上下来的。”

“是呀是呀!”

……

“姑娘,结束了,我们该走了。”

“是吗?”

“姑娘,早就结束了呀。”

“是吗?明奴,城东的那家核桃酥,我想吃了。”

“好的,姑娘,我这就去买,姑娘就在这儿等着就好。”

“好。”

看着小丫头远去的背影。

〔如果,他在的话,就好了〕

我的现在又在想些什么呢?这是我自己选的不是吗?

“娘子想吃核桃酥,为何不唤我去?”

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清冷温润,仿佛一根轻轻羽毛扫在我心上,酥酥麻麻。我的心一下子提的很高,

“是你吗?

回眸来,沈清辞站在微光下,三年不见,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少年郎,少了稚气,多了沉稳。

我向他走去。

他的手扶上我的腰,用力一拽,我便倒在他的怀里,深邃的眼眸里装的深情,我的心漏了一拍。

“娇娇,我想你了”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耳尖“你知道吗?我等了这天好久好久。”

〔这厮,怎么学这么快?我竟然反被撩了。〕

看着他眼中的笑意,我收了收心绪。

“你怎么找到我?”

“我一直都知道。”

“嗯?”

“如果我说,我可以听到你心中所想,你信吗?”

我睁大双眼看着他,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所以一开始,你就知道我要离开 ?我去找闻时晏,让他帮助我离开,你也知道?”

“嗯”他轻笑道。

“那你为什么要装的不知道?”

“我在等你,”微光静静地洒在他的脸庞,“等你亲自告诉我这些。我当时已经深陷夺位之中,我不想将你也牵涉其中,我想着你离开也好。我让闻时晏派人送你离开,却没想到当时九皇子将那两个护卫杀了,还想着把你……”

“你便是老婆婆所说的少主公吧。”

沈清辞没否认。

“世中逢尔,是你就好。”

在我腰间的手,力度更大了。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耳边。“娇娇,让我靠一会。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真的等了好久,好久。”

我的心脏怦怦直跳,我的心触动了。

“我没他们说的那么好,我是个俗人,你知道吗?我在上元节那次,我许的愿便是与你朝朝暮暮,这是唯一一个我想向神明所求的。”

〔这是在告白吗?〕

我望着他,心脏一阵收缩,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是,娇娇,我心悦于你。”

我觉得那一刻周遭的一切仿佛都停止了,那双深邃的眼眸,我只觉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原来,我早已中了一个名叫沈清辞的毒。这个毒我想一直下去。

“余生,多指教。”

世中逢尔,雨中逢花,只要是你防盗报警器,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