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你的位置:防盗报警器 > 服务项目 >

防盗报警器 节目上,影帝劝朋友不要恋爱脑,隔天,影帝就醉倒在酒吧(完)

01

节目访谈中,影帝好友揭露自己曾被一名女性欺骗,不仅失去了真心,还损失了金钱。

然而他却始终无法忘记她。

一向沉稳的影帝耐心劝导,让他不要过于沉迷于爱情,男人应该把事业放在首位。

那位朋友似乎听进去了,变得沉默寡言。

众人纷纷称赞影帝的理智。

原本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谁料,这段访谈播出后不久,影帝就被狗仔拍到在酒吧喝得烂醉如泥。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流出的视频中可以清楚地听到影帝和朋友的对话。

朋友似乎在劝他少喝点,为了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不值得。

影帝直接站起来反驳:“你别管,你不懂!”

“她就是我的真爱!”

朋友一脸无奈地点头称是。

影帝醉倒在地上,完全颠覆了平日里禁欲稳重的形象。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没想到表面最理智的影帝竟然是那个最痴情的人。

于是大家纷纷好奇让影帝变成这样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影帝醉倒时一直在念叨那个女孩的名字,只是听不清了。

于是大家纷纷求助会唇语的人。

而我,刷着微博一脸懵逼。

很快,那个名字就被破解了出来。

哦,原来是温桐啊。

等等,我不就是温桐?

难道是重名了?

正当我这么想着,一群人在微博底下艾特我。

有没有搞错,我怎么不知道我和影帝还有这一茬?

这唇语翻译靠不靠谱啊?

不到三秒,经纪人又打来了电话。

我好说歹说,她才勉强相信我和影帝真的不熟,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我之类的。

“现在这种情况,你先别出声,看看影帝那边怎么说。”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她那边却又说:“如果影帝那边没回应,大家都以为是你的话,你就将错就错吧。”

“啊?”

真是将错就错。

“温桐啊,咱们也不小了,该蹭就蹭,别人问起来不承认也不否认就是,这大好的流量你可得给我接好了。”

我还是有点犹豫。

经纪人又苦口婆心劝了我半天,我这才点了点头。

我心想,影帝那边怎么可能不发声明解释呢,毕竟我又不是那个人。

结果,我新的综艺节目都快要开拍了,影帝一条声明也没发过。

好,你们这么玩是吧。

之前我在娱乐圈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状态,自从和影帝扯上关系之后,热度是一天比一天高,通告多得数不过来。

甚至热播的综艺邀请都收到了好几档。

经纪人帮我选了一个。

我粗粗了解了一下,是个恋爱综艺,自然而然地想要拒绝。

经纪人劝解道:“综艺都会有剧本,再说,如果你遇不到喜欢的,那咱们就放弃呗,节目组也没法强迫你,最多就是镜头少一些。”

这话听着挺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于是我就来了。

02

这个综艺是以直播的方式进行的。

当所有人都亮相并做了自我介绍后,导演就让我们自由发挥了。

我完全没有看到所谓的综艺剧本。

靠,难道真的是来谈恋爱的?

我对这方面倒是挺豁达的,随缘就好。

看得顺眼就行。

我刚出场时,因为影帝那件事,还有点热度。

下面开始出现很多评论:

【这就是影帝喜欢的那个女生吗?长得确实还挺漂亮的呢。】

【好奇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贺影帝知道她来参加恋综了吗?】

【话说贺影帝口中的温桐真是她吗,也没见这两人出来说什么呢。】

【呵,这种 18 线小明星从哪冒出来的都不知道,也敢来碰瓷我们影帝哥哥。】

【我都怀疑是不是她买的通告,莫名其妙就和我们家哥哥捆绑在一起了 ,然后转眼又来上恋综,现在的人啊,为了红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楼上的,你们家哥哥都还没说什么呢,你们倒是跳得欢。】

【那是我们哥哥心好,不愿意揭穿她!】

【就是就是!】

【……】

这样的评论越来越多,骂我在消费热度的人也越来越多。

于是大家自然而然地就觉得我并非影帝口中的那位姑娘了。

我无法反驳。

因为她们说的都是实话。

我的确在消费热度。

这么看来,她们家影帝哥哥心肠真是好,让我白蹭。

我要哭晕过去了。

大家聚在一起聊天。

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地就聊到了各自心中的理想情人。

大家回答得都挺诚恳的。

轮到我时我想了想最近读过的小说,里面有个男角色挺符合我喜好的,便直言道:「我想找个身高 185 公分,短碎发,拥有八块腹肌,大长腿,声音好听,善解人意,会哄人,有钱又高冷,深情又专一的……哥哥。」

「姐从不回头看,除了短碎发。」

说完我又假装害羞,怕屏幕前的观众觉得我太直接了。

没关系,我又没啥粉丝。

但我忘了,节目组有。

网友们瞠目结舌:

【虽然但是,我也想找个这样的。】

【短碎发永远的神!】

【这温桐还挺有意思的,上节目想说啥就说啥,也没啥心机,主打一个畅所欲言。】

【话说她说这么详细是不是已经有了具体人选啊?】

【说实话我也觉得。】

于是一群吃瓜群众拿着放大镜在同行嘉宾中为我找到了当红男星——周离白。

185。

微分碎盖。

嗯,完美符合我的喜好。

网友们先是一开始猜测配对,然后我不小心发呆望向周离白那边的天空,他们就强行解读成我深情看向他,剪辑出来的视频全是粉红色的泡泡。

结果,在我和周离白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的 CP 粉已经越来越火爆,直接占据了 CP 话题榜的首位。

更离奇的是,周离白竟然真的对我有意思。

因为他第一天的心动留言纸条给了我。

03

第二天的互选环节里,他也主动找到我,表示想和我一起约会。

不想孤单的我立刻答应了。

一路上,他非常体贴又风趣,趁节目组不注意,我悄悄问他:「哥,是不是你们公司找你了,让我们炒 CP 呢?」

现在这种炒 CP 博热度的事情已经很常见了。

我一脸非常理解的表情看着他。

周离白愣了一下,笑着说:「对啊,那你愿意和我炒 CP 吗?」

我陷入沉思,非常公事公办地说:「我还得跟我公司商量商量,不过你放心,今晚心动留言我肯定给你。」

他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奇怪的是。

今晚我收到了两张心动纸条。

正当我在想另一张纸条的主人会是谁时。

导演又宣布了新规则,互相留言的两人就算配对成功,可以继续第二天的约会。

而没配对成功的人,就得留在小木屋。

毫无疑问的是,我和周离白配对成功了。

他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含笑地朝我扬了扬小纸条。

我也朝他笑了笑。

但是,我手里的那张小纸条是谁留下的呢?

和周离白在一起的这一天,我和其他男嘉宾几乎没有怎么交流过。

细心的观众也发现了不对劲。

【一共就八个人,哪来的九张心动留言啊?】

我直接问了导演。

导演笑了笑没说话,一脸神秘。

今天的直播到这里就结束了,就剩下我和一脸蒙圈的观众。

第二天心动留言,还是一样的状况。

导演卖了个关子,还是没有给出答案。

他只是说还有个神秘嘉宾,不在放出的嘉宾阵容里,可能过几天就来了。

导演这话一出,不仅是我们,直播间的观众也都挺期待的:

【到底是谁啊,搞得这么神秘?】

一群人都在猜自家哥哥的名字。

而我的名字也被跟各大男星捆绑在了一起,毕竟那心动留言是给我留的。

我的热度越来越高。

那些男星的粉丝纷纷跑到官博下面骂道:

【这人是谁啊,听都没听过,我们哥哥怎么会看上她?】

【就是啊,少给自己买点营销行不行,整天就知道到处乱蹭,蹭一个不够还蹭一堆。】

【惹到我们,你算是踢到铁板了。】

骂声越来越多。

于是,我在节目上辛辛苦苦攒下的一点好感度,瞬间被冲没了。

节目组倒是狠狠赚了一波热度。

而我,被扒了个底朝天。

以前数学考 65 分的黑历史也被他们给扒了出来,狠狠羞辱了一番。

我真的,我服了!

经纪人把消息告诉我的时候,我恨不得去找导演理论一番,拿我当挡箭牌之前能不能先问问我的意见!

经纪人一点也不拦着我,还鼓励道:「温桐,好样的,敢于为自己争取权益,快去吧,我在你身后永远支持你!」

她真的,我哭死。

可我哪能真去啊。

我还要不要在内娱混了。

于是我刚迈出的脚又缩了回来,坐回原地,并深深叹了口气。

果然,她问:「怎么了?」

「算了吧,我人微言轻。」

我正等着她安慰我呢,结果她利索地拿起包包,边走边说:「不去了是吧?那我回去了,你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我第一时间会来找你的,爱你么么哒。」

???

不应该她站出来为我说话,然后替我去吗?

好好好。

这么玩是吧。

04

连续几天,我收到了两条神秘留言。

第五天,也就是我们即将兴高采烈地出去约会的那天。

导演突然喊停了我们大家:「好吧,到了大家最期待的环节了,今天我们就来揭晓这位神秘嘉宾。」

我刚抬起的脚瞬间停住。

那个一直给我留言的神秘人是不是就要揭晓了呢?

经过这几天节目组的铺垫与吊胃口。

气氛已经被炒得火热。

大家顺着导演的目光看过去。

那个人才慢慢从红毯尽头走过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微分碎盖。

走近了,我才看清那人的脸。

竟然是他!

我的眼睛因为震惊而慢慢瞪大。

当所有人都惊讶地看向那边时,周离白却把目光投向了我。

直播间更是炸开了锅:

【我靠,竟然是贺影帝!】

【这么久没露面,一来就上恋综?】

【所以那个一直给温桐留言的人是贺璟尧?】

【我靠,他俩不会是真的吧!】

【他俩要是没点什么我都不信。】

【笑死,温桐怎么一脸比我们还懵的表情。】

【我的天哪,为了喜欢的女孩上恋综,我记得他连综艺都很少上的吧?】

【呦呦呦,还是微分碎盖呢。】

【我的妈耶,这也太好嗑了吧!】

也有人硬要挑刺:

【谁说他就是为了温桐来的呢,乔成雪也很漂亮啊。】

众人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甚至都懒得反驳她。

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贺影帝径直走向了我,还跟我打起了招呼。

「你好,我是贺璟尧。」

出于礼貌,我微微一笑:「你好,我是温桐。」

两只手紧紧相握的时候,我感觉到他手心渗出了汗。

然后,他便松开了手。

我看向远方,凉爽的三月,好像也不热啊。

其他嘉宾纷纷投来八卦的目光。

嗯?

该怎么说呢?

当红影帝连续几天将心动留言留给不知名小花。

这瓜我也挺想吃的。

我甚至连营销号的标题都想好了:

#惊!当红影帝和 18 线糊咖的爱恨情仇!

可是我和他压根不熟啊!

05

贺璟尧加入后,节目继续进行。

因为贺璟尧是中途加进来的,还连续三天都选了我。

所以,我和周离白,贺璟尧三个一起约会。

三个人一起约会。

我不太明白,但表示尊重。

大概是因为车里多了个人,周离白变得明显紧张了许多,没有前两天和我单独在一起时那么多话。

前面坐着司机和录像大哥。

而我被迫挤在中间。

镜头几乎快怼到我脸上了,我一动也不敢动,生怕留下什么丑态。

左右两边的人也是坐得笔直,一句话也不说,我清了清嗓子,打算主动找些话题。

贺璟尧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你们这几天都在一起?」

我点了点头。

「你们俩感情进展怎么样?」

周离白抢先回答:「我跟桐桐相处得挺好的,这几天一起去了不少地方,没想到贺影帝也会上这种节目,还选了我们桐桐哈哈哈。」

网友:

【竟然也选了我们桐桐~】

【贺璟尧笑得好勉强啊。】

【笑死我了贺影帝连最后一丝假笑也收回去了哈哈哈。】

气氛有些尴尬,于是我也跟着「哈哈」了两声。

结果贺璟尧的眼神直接扫向我。

好了。

笑不出来了。

这个影帝看上去好像不太好相处。

他轻松地说:「是吗?」

我想了想说:「还行吧……」

周离白又抢先回答:「对啊,可能是我跟桐桐年纪差不多的缘故吧,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题呢,不过今天桐桐怎么有点沉默了呢,是因为贺老师来了不习惯吗?」

于是两人的目光再次看向我。

我左右为难,死死盯着镜头。

好的。

你们会聊天的。

但都给我闭嘴吧。

弹幕:

【温姐,你咋没笑容啊,难道生来就不爱笑?】

【温桐一副快要崩溃的样子,救命啊快来个人救救她吧哈哈哈。】

【这聊天都快把天聊死了,他们到底想听我们温姐说啥呢。】

还好贺璟尧主动给了个台阶:「噢这样啊,那咱们待会儿去哪儿玩?】

看到他换了话题,我松了口气,「我们选的是高空项目——蹦极。」

这是昨晚就定好的。

想到这,我问:「你能接受吗?」

蹦极这种东西很多人都怕的。

当然,我也怕,但还是鼓起勇气试试看。

贺璟尧稍微停顿了一下。

周离白立马接话说:「我们也不知道还有人和我们一组,就选了这个,贺老师你要是害怕的话就别上去了,到时候在下面等我们就行。」

高空蹦极,下面是个湖,蹦下去之后有船来接,确实在下面等我们也行。

贺璟尧:「没事,我能行。」

但我明明看出了他眼神里的犹豫和慌张。

网友:

【我记得没错的话贺影帝恐高的吧?】

【对啊,他不是最怕这种项目了吗?】

【一生要强的中国男人。】

【这还不是爱是什么,为了温桐连蹦极都能接受了,贺影帝你真是爱得深沉!】

【呜呜呜看来贺影帝是真心的……】

【……】

06

蹦极是一个人来的活动,当我站在高空中时,我注意到贺璟尧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周离白已经开始穿戴装备了,瞥了我们一眼:「贺老师你要是真的怕的话就别玩了,我和桐桐玩就行。」

贺璟尧的嘴唇都有些发白了,眼睛也不敢往下看,但他还是嘴硬地说:「我不怕。」

周离白也不再管他,跟我说:「桐桐,那我先蹦了,我在下面等你哦。」

「嗯好,你小心点。」

直到周离白蹦下去,贺璟尧也只是往那边看了一眼,然后紧紧抓住我的袖子,低头看着我,像是本能的依赖。

我也安慰他:「贺老师你还好吗?」

那边的工作人员也在问下一个谁来。

贺璟尧重新抬起头:「我来吧。」

我还是有点担心他,问他要不要放弃。

他露出微笑:「没事,你鼓励鼓励我就好了。」

「怎么鼓励?」

「摸摸我的头,嗯?可以吗?」

啊?

我还得问可不可以呢。

虽然我不明白。

但我表示尊重。

只要能鼓励到他就行。

看到我同意,还不等我踮起脚尖,他已经主动弯下腰。

镜头一转,周离白已经解开了绳子,抬起手从下往上望,发现还没人站在上面,一脸疑惑。

弹幕: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周离白:人呢?】

【周离白:好好好,合着我立马跳下来,给你们制造机会了是吧。】

【白啊,这是恋综,你跳太快了哈哈哈哈。】

【呜呜呜谁懂,贺影帝主动弯下腰身那个动作好帅!!!】

【我懂你姐妹,还有他看温桐的眼神,要多宠溺有多宠溺,我嗑我嗑,真的好好嗑啊!。】

不知怎的,我对贺璟尧有种莫名的亲近感,不排斥他。

和周离白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07

正当贺璟尧准备去穿装备时,有工作人员提醒道:「如果实在害怕的话可以两人一起跳。」

我缓缓发出疑惑:「怎么一起跳?」

工作人员拿来一个视频:「请看 VCR。」

哦,原来是抱着一起跳啊。

我下意识抬头望向贺璟尧,他正好低头看我,靠得近了,我从他瞳孔的倒影里看清了自己,散发着光的,似乎要将我望到心底里去。

我慌乱躲闪开他的目光,不自然地轻咳两声。

贺璟尧好听的声音便从上方传来:「桐桐,我一个人有些怕,可以和我一起吗?」

也许是他的声音太好听了吧。

也许是他的声音过于蛊惑。

我竟然答应了。

本来我也有一丝丝紧张和害怕的,可当他紧紧抱住我,而我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时,却一点也不害怕了。

他的怀抱很温暖,我眷恋地也抱住了他。

他明明比我还害怕,却在我耳边道:「温桐,我在的。」

一顿失力感传来,耳边是呼啸的风声,我们紧紧抱住彼此,像度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

当我们顺利降落时,周离白立马冲了上来。

他有许多话想问。

但我没来得及顾及他,因为贺璟尧好像有点不舒服。

贺璟尧只说有点晕,我便扶着他去另一边休息。

周离白跟了上来,落寞地坐在一旁。

弹幕:

【呜呜呜通宵达旦 CP 好嗑,可通力合作 CP 也好好嗑啊,这让我怎么选啊!】

【哪个 CP 拆了我都会伤心的 ok?】

【呜呜呜,周离白好像一个落魄小狗啊,好想抱抱他,明明是他先来的啊。】

【凭什么后来者居上~因为前者不争不抢~】

【谁知道贺影帝和温姐认识多久了,再说了非要论先来后到,也是我们贺影帝先喜欢温姐的。】

【就是就是,就周离白那些绿茶发言我们影帝粉还没计较呢,可别说什么不争不抢了……】

【感情这事本就讲究你情我愿,你们乱嗑也没用……】

【……】

直播间异常热闹。

可我只关心贺璟尧怎么样。

好在他没什么事,休息一会儿便缓过来了。

于是我们出发回小木屋。

到了晚上,大家都回来了,一群人围在一起聊天烧烤。

有人在烤串,有人在唱歌,有人在弹吉他。

自从有了蹦极那件事后,我和贺璟尧的关系一下子就拉进了许多。

他烤完串之后第一个分享给了我,然后在我身旁落座。

他给我的,是我最爱的烤蘑菇。

我刚想问,他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烤蘑菇的。

而另一边周离白也放下吉他走了过来,坐在我另一边。

他吃了一口面前的烧烤,皱眉放下。

我注意到了:「怎么了?」

「有点酸。」

啊?

我也拿起一样的烤串咬了一口:「不酸啊,挺好吃的。」

「那可能是我胃口不好吧。」

贺璟尧又放了一把烧烤在我盘子里:「多吃点。」

「够了够了。」

周离白看着这一幕,心里不是滋味,站起身又走了。

我想追上去问问怎么了。

贺璟尧拦住我:「可能是他不喜欢吃烧烤。」

「那也不能什么都不吃,我去找找他吧。」

贺璟尧再次拦住我,「我去看,我去看,你乖乖坐着,慢慢吃。」

说完,他立马起身。

他去了很久。

我便多烤了些串留给他们。

后面两人一起回来的,看上去情绪都还可以。

只是周离白看向我的眼神稍稍有些复杂和欲言又止。

08

吃完东西后,大家围坐在一起聊天,不知是谁提议起了玩真心话大冒险。

简单又能调动人的情绪。

观众也喜欢看。

一致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当然,不转到我最好。

眼看着前面几人都被溜了个遍:

什么「每天醒来后第一个想起的人是谁?」

「在 15 秒内说出 3 句土味情话。」

「拿着包顶在头上青蛙跳 10 个」。

年轻的男男女女坐在一起,混得又都有点熟了,自然也玩得开。

我本来正露出个大牙看热闹,作为活跃组时不时渲染气氛。

直到转盘转到了我。

犹豫了一下,我选择了真心话,现在好像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结果抽到的问题是:「说出现场最有好感的异性名字。」

我风中凌乱了一会儿。

其他人皆姨母笑看着我。

两个男人目光沉沉。

我有些蚌埠住了。

要这么玩吗?

异性……

最有好感的。

参加这个节目以来,我第一个认识的人是周离白,和他相处也最久。

我对他确实有好感……

但。

「贺璟尧。」

直播间里的人都在赌我会说谁,其他嘉宾也很好奇我会选谁,我今晚说出口的名字基本决定了我之后的约会走向。

猜测纷纷。

当名字真的从我嘴里说出来的那刻,大家都忍不住尖叫起来。

本来我还没觉得有什么,但大家一起哄,脸也不自觉红了起来。

贺璟尧的嘴角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弹幕:

【哎呦呦,贺璟尧~】

【这还是咱高冷沉稳的贺影帝吗,在温姐身边我是看不出他一丁点高冷呢。】

【这波可让咱哥爽到了。】

【某人的嘴角可比 AK 难压多了。】

相反,周离白的眸光彻底黯淡下去。

通力合作 CP 粉:

【呜呜呜我的通力合作彻底 be 了呜呜呜。】

【真没想到我嗑的这么真心实意的一对 CP 竟然 be 得这么快呜呜呜,我再嗑 CP 我就是狗呜呜呜。】

【大半夜睡不着看直播就算了还看到这种破消息啊啊啊人上学哪有不疯的?硬撑罢了!】

有人小声道:【要不你来嗑嗑咱通宵达旦,包你稳甜。】

通力合作 CP 粉彻底破大防:【滚呐!】

后来直播什么时候结束的我也不记得了。

只记得结束之后周离白说想和我谈谈。

正好,周离白不来找我,我也想和他谈谈了。

09

我们找了个安静的角落。

「桐桐……你对我有好感吗?」

他问得犹豫,我却答得很快:「有。」

就像刚刚玩游戏一样,我的回答是一样的,我对他和贺璟尧都有好感。

周离白的眼睛亮了亮。

我却亲手打破了他最后一点幻想:「我对你的好感是基于朋友的,如果你是要问爱人的喜欢,那种没有。」

是的。

那个问题一提出来,最有好感的异性。

我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名字不是周离白,而是贺璟尧。

我也很奇怪,一个只认识一天、甚至一天都不到的人,居然是我目前最有好感的异性。

可能有时候,爱情就是这样毫无道理的吧。

周离白沉默了半天,最后只说:「我知道了。」

临走时,他又回头:「温桐,我确实挺喜欢你的。」

「我也不后悔遇见你。」

他很坦荡地承认了自己的爱意。

这次,不再是捆绑的 CP 。

也从来不是。

周离白说:「我不炒 CP ,我是真的喜欢你。」

「但可惜,我遇见你遇见得太晚了。」

「温桐,再见。」

说完这些他便回去了。

我还没咀嚼完他话中的意思,贺璟尧又不知道从哪蹦了出来。

「桐桐。」

「我就知道你会选我。」

我刚想问他哪来的自信。

他却很认真道:「桐桐,我们重新认识吧。」

那语气,搞得我都有点侧目。

「什么啊,我们今天不才刚认识吗?」

这两人怎么回事,说话一个比一个奇怪。

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没回答我的话,而是说:「没事,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相处。」

第二天,我才知道周离白退出节目录制了,说是身体原因。

我本来想问问他。

但又觉得,现在的我不去打扰他才是正确的。

节目照常录制。

我和贺璟尧度过了剩下的时光。

这些天里,我们去草原上骑马放风筝,去雪山堆雪人,去看日照金山,去花海里散步。

我们就像一对认识了很久的小情侣一样,一起看遍风景,时不时撒撒糖。

不得不说,节目组经费是真足,几个国家来回跑。

网友们嗑得起劲:

【这世上有四种通,中通、圆通、申通、还有甜到我的心扑通通!】

【一嗑起通宵达旦,我就发狠了,忘情了,没命了!百十个斜背响鼓的后生,如百十块被强震不断击起的石头,狂舞在你的面前。骤雨一样,是急促的鼓点;旋风一样,是飞扬的流苏;乱蛙一样,是蹦跳的脚步;火花一样,是闪射的瞳仁;斗虎一样,是强健的风姿。】

【我八十九岁了也会为姐姐姐夫的爱情甜到发疯!】

【下午好两位!继续发糖谢谢(叼玫瑰)(侧躺)(笔芯) (不小心掉下床) (翻滚一下) (在地上侧躺) (继续笔芯)】

【已经不和觉得他们不般配的人说话了(带墨镜)】

【……】

主打一个发疯。

10

节目快结束前一天,有男嘉宾向女嘉宾表白,两人相拥在一起,看得人尸体暖暖的。

评论区一堆人祝福,也有一堆人着急:

【这眼看着就最后一天,怎么贺影帝还不和温姐表白啊啊啊啊啊。】

【不会又是什么合约情侣吧,下了节目就一拍两散那种?】

【不管我相信他们,我嗑的 CP 一定是真的!】

【就是啊,我觉得慢慢来才稳呢,再说了,以我们贺影帝的咖位还用着炒这种 CP ?】

【……】

外面的声音纷纷扰扰。

但我们有自己的节奏。

晚上,我和贺璟尧在海边散步。

清凉的海风穿过身体,我下意识收紧了手臂,贺璟尧将他的外套给我披上。

我们边说着话,无意识越走越远,直到礁石那边传来呼救声。

有人落水了。

这是我们的第一反应。

我和贺璟尧拔腿就往那边跑。

一个女孩子拉住我们,说她朋友不会游泳,让我们救救她,我下意识就想去救人。

贺璟尧拉住我,电石火光之间,他跳了下去。

我的心在他跳下去那刻揪得紧紧的,边打 120 边和那女生大声呼救,希望还有其他人来帮忙。

幸好,贺璟尧很快就将那女生送上岸。

我们急忙接住她,将她拖上岸。

然后等我去拉贺璟尧时,他却慢慢沉了下去。

「贺璟尧!】

「扑通」一声。

海面又起了浪花。

……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我和贺璟尧相知相识,成为朋友,到恋人,再到双双进入娱乐圈。

他成了大影帝。

而我比较佛系,加上不接受潜规则,在娱乐圈混得不温不火。

直到订婚,我都还不想让他公开。

他太红了,我怕对他有影响,也对我有影响。

而且我打算在结婚之后退圈。

可他觉得我不在乎他,都不愿意公开他,给他一个名分。

甚至闹着要和我一起退圈。

我们在湖边因为这事发生了一点小小的矛盾。

我失足落水,虽然贺璟尧立马跳下来救了我,可我还是不小心磕了头。

醒来时,什么都没忘,就把他给忘了。

我哥本来就不太看好我俩,让他别再来纠缠我。

梦里,贺璟尧一直在哭。

我心疼地帮他擦着泪,可怎么也擦不完。

然后我也跟着他一起哭。

再次醒来时,是在医院,感觉眼睛湿漉漉的。

有人轻柔地帮我擦着眼泪。

我刚想起身,他便按住我:「好好躺着。」

我趁机抱住他, 哭得很大声:「贺璟尧,我想起来了, 我都想起来了。」

他的手轻微颤抖, 激动地回抱住我。

终于, 被无视的人忍无可忍,重重地「轻咳」一声:「温桐, 你满脑子就只有他是吧, 把你哥我给冷落一旁,当空气?」

「等会儿再说嘛,让我先抱抱我未婚夫。」

贺璟尧:「哥,桐桐刚醒来, 还要我照顾, 你先去休息吧。」

温暨「啧」了一声,「得, 又嫌我这电灯泡碍眼了呗。」

他出门时还不忘骂骂咧咧, 「真服了你这两个恋爱脑, 一个比一个不怕死的。」

他说错了。

我可惜命了,也不舍得贺璟尧死。

11

没多久, 我们便结婚了。

全网震惊, 但也表示恭喜:

【呜呜呜我就说嗑『通宵达旦』包甜的吧!】

【民政局都不用我给你们搬来了, 恭喜恭喜啊!(撒花)】

【喜报,我 CP 互动了, 已金婚!是真的!】

【……】

(正文完)

番外(男主视角):

桐桐失忆了。

把我忘了。

我不该和她争执和她闹脾气的,都是我的错, 她哥说的对, 桐桐一定是生气了才独独把我忘记了的。

她哥说让我们解除婚约,让我离她远远得。

可是我做不到。

我在他们家门口待了一天一夜, 她哥终于松口了。

温暨说:「如果她能自己想起你, 还喜欢你的话, 我就同意你们继续交往。」

我没得选。

我相信桐桐。

那天朋友被采访,我还假模假样安慰他不要恋爱脑,可没过几天,我在酒吧喝得伶仃大醉的模样就被拍到了。

朋友劝我少喝点,让我放下她, 为了一段没结果的恋爱不值得。

还说她之所以独独把我给忘了, 肯定是不喜欢我了。

不可能!

都是骗子,就想让我离开她是吧。

我偏不。

她就是我的真爱!

可没过多久。

她竟然……去上恋综了!

得到消息的那刻我恨不得立马打包行李飞去参加节目。

可我当下的电影还要几天才能杀青。

正好那个恋综导演是我朋友。

我拜托他帮我个忙,让我先给她留言。

他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我没日没夜拍戏,就为了能早点去找她。

我听说,她和一个同龄的男星炒起了 CP 。

我吃醋又抓狂。

凭什么啊。

那是我老婆。

这臭小子凭什么勾搭我老婆!

他没老婆就来抢我老婆!

我将他们的片段反反复复看了几遍。

然后找恋综导演发疯:

「你让他离我老婆远点行不行?」

「什么破规则能不能改了?」

「天天让我老婆和其他人约会?」

「我真服了为什么要抢我老婆!」

「你一定帮我看紧了, 别让他碰我老婆, 牵手也不可以!」

「不可以啊!」

「求求你了给他分个老婆吧,别老盯着我的老婆了!」

「那是我老婆啊啊啊啊……」

「……」

终于, 在我的无能狂怒之下, 我的戏份杀青了。

我连夜飞去了她身边。

桐桐, 我也是微分碎盖,我的 189 可以为你成为 185,我有八块腹肌, 大长腿。

等我!

我的钱都是你的!

还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

桐桐,看看老公!

后面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

桐桐还是喜欢我的。

……

温暨勾唇冷笑:「不就把你忘了一个多月你就要死要活的?」

「啧,我还估摸着她记起你来最少也要半年呢。」

贺璟尧立马抱紧老婆:「半年?!那我还活不活了。」

「老婆你都不知道那一个多月来我是怎么过得呜呜呜。」

又转身对温暨道:「你没有老婆你是不会懂的。」

再次抱住温桐吧唧一口。

温暨:「……」

「你俩给我滚!」防盗报警器